加拿大原住民幸存者发起诉讼讨公道

加拿大原住民幸存者发起诉讼讨公道

加拿大原住民幸存者发起诉讼讨公道

  加拿大原住民幸存者发起诉讼讨公道
  遭受巨大痛苦和损失

  □ 王一同

  随着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附近的无名坟墓陆续被发现,加拿大原住民在上世纪所遭受的不公待遇和悲惨历史牵动着世界民众的目光。与此同时,另一个与原住民悲惨遭遇相关的词汇——“六十年代掏空”也进入了人们的视线。

  当地时间8月2日,经历“六十年代掏空”政策的原住民幸存者与加拿大前参议员、曾担任真相与和解委员会主席的莫里·辛克莱尔一同发出呼吁,要求加拿大联邦政府采取行动,对“六十年代掏空”政策进行调查并正式道歉。与此同时,原住民幸存者还为此发起了集体诉讼,要求获得赔偿。

  呼吁展开调查

  截至目前,因“六十年代掏空”政策被抢走的原住民儿童数量仍是一个未知数。虽然有人估计至少有两万名原住民儿童因“六十年代掏空”被迫与父母分离,但这一数字并未得到原住民的认可,后者认为实际数字远高于两万。

  面对这一历史污点,加拿大新民主党议员纳哈尼·方丹呼吁加拿大政府作出反思,并指出“几代人以来,殖民国家的运作方式之一就是破坏和攻击土著养育模式”。包括纳哈尼·方丹和莫里·辛克莱尔在内,这些反思历史的加拿大政界、立法界人士近年来开始呼吁加拿大联邦政府对“六十年代掏空”进行调查,并为此作出道歉。

  不仅是政界、立法界人士,经历“六十年代掏空”的原住民幸存者也开始为自身的权益奔走呼喊。

  幸存者们表示,他们要求与加拿大原住民关系部长卡罗琳·本尼特会面讨论此事,还要求修改2017年原住民集体诉讼和解协议的内容,把当时协议中未涵盖的梅蒂人(欧洲裔白人与原住民的混血后裔)和未被认定身份的原住民纳入其中,让后者也能够获得赔偿。

  争取自身权益

  原住民争取自身权益的举措不止于此。

  当地时间8月3日,加拿大原住民企业培训公司创始人、来自格瓦瓦艾努克族的鲍勃·约瑟夫在加拿大广播公司网站发表文章,列举了《印第安人法》(加拿大议会1876年通过的法律)的21个事实,包括引入寄宿学校制度、建立(原住民)保留地、禁止原住民说本民族语言等。实际上,这些事实是加拿大政府从《印第安人法》这部法律通过至今,对原住民犯下的21项罪行。

  此外,当地时间7月31日,数百名抗议者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的国会山集会,要求对原住民儿童被迫就读近一个世纪的寄宿学校以及寄宿学校的种种犯罪行为进行独立调查。

  此次在渥太华国会山举行的“真相与正义”活动,是由加拿大新民主党议员查理·安格斯和穆米拉克·卡卡克领导的。早在2019年当选议员时,作为加拿大少数族裔的穆米拉克·卡卡克就开始关注加拿大种族歧视问题以及原住民的悲惨历史。针对近期寄宿学校旧址频频被发现的儿童遗骸,她呼吁展开由特别检察官参与、给予充足资金的独立调查。穆米拉克·卡卡克还指出,独立调查需要有国际观察员在场。她还在集会活动开始前的一篇帖子中写道:“我们需要走到一起,告诉加拿大联邦机构和特鲁多总理:原住民需要真相和正义。”

  不满政府表态

  加拿大原住民所遭受的不公待遇和悲惨历史被曝光以来,加拿大国内各界乃至国际社会都在关注加拿大政府的表态和后续作为。

  然而,面对原住民和相关权益组织、法律界人士要求对原住民悲惨遭遇开启独立调查、进行赔偿并要求政府道歉的种种声音,加拿大政府目前的表态并不能令原住民及相关权益组织接受,更不能解决对原住民存在的结构性、系统性、代际性的集体压迫和歧视。

  在长达几百年的时间里,加拿大政府通过制定《印第安人法》、设立儿童寄宿学校等,以直接或间接方式对原住民施行有组织、有预谋的“全方位种族灭绝”,在政治、经济、社会等领域全方位边缘化原住民族群。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印第安人法》至今仍在实施。

  有媒体指出,加拿大自由党政府或是考虑到可能在今年秋季举行的联邦大选,担心原住民相关问题可能会影响其支持率,因此近期作出一系列作秀式的“努力”。但原住民幸存者以及权益组织对此并不认可。

  有分析直接指出,加拿大政府当前的一些做法不过是政治作秀和甩锅推责,无法真正为遭受迫害的原住民伸张正义,更难以消除加拿大存在的系统性种族主义问题。

  原住民及权益组织希望,加拿大政府能够真正反思实施种族灭绝的历史黑暗一页,早日解决殖民主义留下的“遗产”。

  □ 背景资料:“六十年代掏空”

  “六十年代掏空”是在20世纪50年代至90年代长达40年的时间里,加拿大政府为强制同化原住民实施的一项政策。这项政策允许儿童福利机构在未经原住民同意的情况下,把几乎所有的原住民儿童(包括新生儿)强行从他们的母亲身边带走,然后再交给欧洲裔家庭抚养。原住民为此遭受巨大痛苦和损失,就像被掏空一样,因此被称为“六十年代掏空”。

【编辑:陈海峰】